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六年了

六年了,不想说话。 最近状态不对,夜里睡不着,闭上眼就有手握棒球棍把屋子砸个稀巴烂的场面。茉莉花事件已经过去6年了,一直到2014女儿出生,PTSD有所改善,今年还是有反应,精神上的压抑和痛楚还是有后遗症。对无罪的人施加国家暴力,限制自由,不是扬善除恶,不是社会公义,而是对肉体和精神的虐待,是不平。 心中有不平,因为这件事,间接的毁了我的生活,让我的生活失去自由、平衡和尊严。我不会去恨谁,也不会去恨这个国家,更不会去报复或是用极端的方式面对社会。 记录今天的感受,是想自由的有尊严的活着。
Recent posts

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几年不写博客,我必须得说点话,否则我不但没有方向,也会憋死的。对于思想,只有在文字表达的过程中,我才能找到自由的感觉,我已经几年没有这种自由的感觉了。
有了女儿做了父亲后,我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温和柔软了许多,有了更多的耐心,对身边的世界也有了新的认识和体验。我的愤怒慢慢没了,也没有什么仇恨。我很难去仇恨一个人,即使那年曾经拘留过我、把我当作敌对势力的警察,或是这些年伤害过我或者家人的人,我不会去仇恨他们。我知道,仇恨会蒙蔽人的双眼,束缚人的心灵。
近十年虽然我写过一些充满愤怒、悲观和绝望的博客文字,但在现实生活中,我自认为是一个待人友善,乐于助人,乐观开朗的人。
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曾经是一个愤怒青年,热衷于历史真相、社会弱势群体的命运,热衷于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公民权利,虽然现在我依然会关注这些话题,但已经不再愤怒了。因为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完美,也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走到一个理想的状态,但是,他以及我不喜欢的这个政党还是在一点一点的发生变化。虽然我真的不喜欢它,但也不会把它当成是势不两立的敌人。我有亲人朋友也是共产党,我难道要把他们当成敌人对待吗?
我的眼中只有人,他什么党什么宗教,我觉得都不重要。
这些年,在微博及推特上发现一些来历不明、身份不明的所谓的“民主斗士”,对他们煽动革命或者街头运动的行为我一直很警惕,也许是因为我说的太多了,自己稀里糊涂的被拿上权力博弈的祭坛成为狗屁的“革命发起人”,还失去了自由。
我讨厌那些搞政治阴谋骗人的家伙,他们煽动那些有正义感的热血的普通人去做权力斗争的牺牲品,煽动他们用激烈的方式与国家机器对抗,自己却总是没事。
即使这个国家或这个政党狗屁不如,对话和改变依然是世界发展的潮流。我不需要那种“打倒×××”或者“推翻×××”的口号或是革命,因为我们不可能用×××的暴力方式去革×××的命,然后指望会出现一个更好的社会。这个狗屁不如的政党在变化,这个社会在变化,这个国家在变化。
如果身体失去自由,谈民主、自由、人权和理想是勇敢而奢侈的,但也是极端和对自己及家庭不负责任的,一个有英雄的家庭多是悲剧。
只要思想、心灵、身体是自由的,一定有其他比暴力对抗和流血革命更好的方式改变生活和世界。

我想,我能做的,是正视这个国家、这个政府、这个政党和这个时代的局限性,改变自己,赶上这个时代的变化,而非把自己与社会孤立或边缘化,在这个不怎么自由…

思想禁区

思想应该有禁区吗?思想应该给自己设限吗?
去年在1984BBS大讲堂第六期上向艾未未提问时,我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1.您对个人自由的边界、思想的边界和禁区的理解;
2.个人在这个国家、这个时代、表达生命、自由、个人责任、权利、社会关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
艾未未回答:
1.在谈到个人意识和思想时,是不存在禁区和边界的;
2.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局限性就是可能性。
我无意用肉麻的言语去赞美艾未未,但他简洁的文字为我揭开了那个困惑。
在今天的**之国,有太多“被设定”的思想禁区和边界,行动上也有太多的局限性。
我所关注的是:
无论是思想或是行动,突破禁区、突破局限,可能获得的自由和可能性。








《中国猛博》导游图

Technorati 标签: 《中国猛博》后记导游图博客——无权者的武器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 ◇草根博客 ◇维权律师、法学专家 ◇媒体记者、新闻界人士◇著名学者 ◇艺术家 ◇民间公民维权者 ◇老外桥梁博客 ◇博客群 ◇互联网专业人士
............................................ 草根博客
他们没有资源,没有权势,凭着一腔血在众多博客中脱颖而出。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博客。
周曙光: 特立独行的网络行为艺术博客,娱乐的姿态玩弄僵硬的政治,当局眼中最难缠的博客钉子户 
http://zuola.com
http://zuo.la/
胡戈:坚持用自己的方式解构名流。 
http://blog.sina.com.cn/huge
http://www.hugedv.com/
时昭:中国最早的博客之一,台湾部落格称他是“中国大陆中文维基百科的鼻祖型人物” 
半亩闲塘话 
http://shizhao.org
http://talk.blogbus.com
唐小昭:在红色恐怖下,接受外媒采访的最年轻的女性《零八宪章》签署者 
波斯小昭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bosixiaozhao/
http://www.de-sci.org/blogs/bosixiaozhao
http://blog.sina.com.cn/shengnvxiaozhao
郭大虾:一个经历信仰崩溃的知青后代,对社会、政治、文化和历史的观察、思考和怒吼 
牛眼看世界 
http://daxa.cn
http://guoweidong.blogspot.com
http://daxa.bullogger.com废话一筐:http://blog.ifeng.com/1866183.html小铁锤子:为胡佳曾金燕的孩子胡谦慈送奶粉的的博客 
http://dongde.com
阮一峰:尝试从翻译中找到思路空缺,用专业性阐述道理,思考慎密的博客 
http://www.ruanyifeng.com/blog/
王佩: 清晰入理的好学者 
博客名:白板报 
http://www.baibanbao.net/
陈二:热血的网络媒体编辑,真实自我的思想历程,京城黑监狱目击者 
博客名:双叶 
http://dou…

美国人是如何限制警察滥用权力的

美国人是如何限制警察滥用权力的侯登华在美国人的骨子里,蕴涵着对公权力(政府官员、警察、检察官、法官等)的极度不信任以 及对公权力被滥用的极大恐惧。当年美国人的祖辈们在欧洲受尽专制的迫害,离家出走,历经艰辛开辟新大陆,建立起自己的国家。在建立国家之初,出于对公权力 存在的恐惧心理,他们千方百计要约束官员们的权力。因此,才有《独立宣言》、《宪法》等著名法律文件的颁布,而限权政府、主权在民、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 许多约束公权力的基本原则被确定下来。但说句实话,所谓原则多是很虚、很空的东西,如果没有好的配套措施,仅仅是作样子,根本发挥不出其作用。也根本不可 能防止拥有权力的官员们官官相护、以权谋私、欺压百姓、残酷迫害等情况的发生,尤其是难以防止执政党中的集权分子与警察、检察官以及法官相勾结对在野党和 老百姓进行迫害、镇压。于是,以米兰达案件为契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通过案例形成了对警察权利宪章的著名的沉默权规则。看过美国警匪大片的我国观众对以下镜头往往留有深刻印象:在警方历经周折终于擒获犯罪嫌疑犯后,口中总是不厌其烦地念念有词:“你有权保持沉默,否则你所说的一切都可能成为指控你的呈堂证据。” 我们的观众们对这段台词不免有些费解:对于犯罪嫌疑人不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而是有权保持沉默,那嫌疑犯不是白抓了吗?的确,现实生活中,在美国如果有哪位警官如果怕麻烦而没有向犯罪嫌疑人罗嗦这句话,就真有可能白抓了。这句简单的话赋予了犯罪嫌疑人在警方审讯时,可以拒绝回答而保持沉默的权利,此即著名的沉默权规则,也叫米兰达规则。 米兰达规则中的米兰达全名叫恩纳斯托-米兰达,是亚利桑那州的一名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的无业青年。1963年,当时23岁的恩纳斯托?米兰达因涉嫌强奸妇女被亚利桑那州警察逮捕。逮捕会警方立即对其进行了2个多小时的审讯,米兰达招供了所 犯罪行,并在供词上签字画押。(这种事情在许多国家司空见惯,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妥),后来在法庭上,检察官出示了米兰达的供词作为指控其犯罪的重要证据。 案件审理中,米兰达的律师认为,米兰达的供词属于被迫自证其罪,根据美国宪法应认定无效。但该案的最终结果,米兰达被认定有罪并判处20年监禁。本案如果到此结束是非常自然而正常的事情,但米兰达案最后上诉到了美国的联邦最高法 院,并被受理。我们知道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共有9名大法官,每一个大法官都是美国总统亲自提名并…

美国人如何建立保护公民权利的四道防护网

美国人如何建立保护公民权利的四道防护网
----美国人如何限制立法者的权力

侯登华

1787年费城会议上起草的《美利坚合众国宪法》是世界上第一部成文宪法。自从1789年3月4日该宪法生效后,200多年来不但从未修改过一个字,而且为世界各国纷纷效尤,成为许多国家立宪的参照体。但实际上在联邦宪法批准之际,曾因没有把《独立宣言》中所肯定的公民的基本权利包括在内而倍受指责。于是,1789年4月当第一届美国国会开始运转后,制定有关公民基本权利和自由权利条款就成了它的首要议题。经过激烈辩论,1789年9月25日美国国会最终通过“修正案”(Amendments)的方式,把 10条有关公民基本权利和自由的权利法案补入联邦宪法,即后来的《权利法案》。

在《权利法案》中,最重要的是第一条修正案,该条款开宗明义地规定:“联邦议会不得立法建立宗教,不得立法禁止宗教活动自由;不得立法剥夺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不得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向政府请愿、表达不满、要求申冤的权利。”该条款明确规定,美国公民的基本权利无论如何必须得到保障,政府和国会不能蚕食、侵犯、剥夺公民的这些权利。此即著名的《不得立法条款》,该条款被称作是美国宪法和宪法修正案的灵魂,数百年来成为美国人民自由价值观的根本保证。

美国建国之初,虽然绝大多数美国人不过是生活在蛮荒大陆上的乡巴佬,但在根本问题上在这些乡巴佬们却看得很清楚: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哪怕这一权力来自人民群众,或者掌握在正人君子手里,只有法治和宪政才是国家长治久安的保障。

因此面对可能出现的权力滥用,虽然美国人已经设计了精密的防火网:国家权力一方面被纵向地分解为联邦的权力和各州的权力(其实是独立的各邦将自己的权力部分让渡给联邦),另一方面,又被横向地分解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部分。其中,立法权属于美国国会(这是美国宪法第1条的内容),行政权属于美国总统(这是美国宪法第2条的内容),司法权属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及国会不时规定和设立的下级法院(这是美国宪法第3条的内容),而立法权又分属参众两院。只有参众两院分别通过,法案才能成立。而且,总统对通过的法案有否决权,最高法院也可以通过司法审查而
认定其“违宪”。由实行终身制的大法官组成的最高法院虽然有裁决权,但大法官要由总统任命、参议院同意。总统虽然可以否决国会通过的法案,但这一否决又可以由国会以2/3的票数再否决。国会、总统、法院三道防…

自由的公共空间,创意的万花筒 —— 2008中文网志(广州)年会随笔

把自己的思维限制在当前,坐井观天的话,只能做一个随波逐流的庸人,当然,我不想做一个平庸的人。在生活的某些内心安静的时刻,我常常开始尝试去思考想像一些在现在看起来无法实现、但在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每次的中文网志年会我都会有新的收获,这次第四届广州年会也不例外,这是第四次参加网志年会了。

如果说人的大脑是个万花筒,那么万花筒中的碎片越多,可能产生的新的组合也就越多。万花筒的容量是有限的,而人大脑的容量是无限的,如果希望让大脑不断地产生出新的创意和新的组合,那就需要不断在大脑中加入新的元素和碎片。中文网志年会就是这样一个“万花筒”,而所有参加年会的海内外博客,都是这个万花筒中的一个碎片,一个可能产生新组合的创意元素,一个大脑的神经网络链接。400个博客就是400个碎片,而400个碎片在万花筒中可能产生多少种组合呢?1亿博客的思想碎片可能产生多少组合呢?

太多了!多的数不清!

创造力来源于自由开放、兼容并蓄、无拘束的思考和想象,自由开放的公共空间则是激发创意的工厂,这次年会上,欧宁关于互联网的出现拓展了音乐和声像空间的演讲让我意识到一个“公共空间”的重要性。自由开放的“公共空间”是创造力素材和灵感的来源(而互联网创造了一个公共空间),这个空间就是万花筒,就是社会(公共空间),就是国家(公共空间)。

当政治对这个“公共空间”进行粗暴干涉,严格限制的时候,这个国家势必真理真相被掩盖,迷信谎言盛行、民众思想压抑沉闷、没有生机和活力,发展成了妄想。

胡锦涛“科学的发展观”,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在我看来,“科学的发展观”一定要解除政治对“公共空间”的限制,因为“被政治束缚的公共空间”束缚了人的思想和灵魂,除了能够把国民塑造成顺从听话、没有独立思想、不能自由思想的奴仆之外,谈不上创造力,也没有创造力。

解放思想,就是让思想获得自由,不去束缚人思想的权利,不去束缚人思考交流的公共空间,把人的思想从政治桎梏中放出来,把不同思想的人从监狱中放出来;放弃对自由思想者身体的控制,放弃对自由思想者灵魂的控制。

自由的身体,自由的灵魂,自由的思想,在自由的公共空间,各种不同的思想才可能自由链接,产生各种前所未有的新发明新组合。

(年会的体验很多,来不及思考和整理,未完成待续)

自由思想十诫(罗素)

监狱镣铐锁得住身体,锁不住大脑的自由思想。罗素关于自由思想的文字太有力,看一次两次还是记不住,索性摘录下来,常常温习。
自由思想十诫

一、凡事不要抱绝对肯定的态度;

二、不要试图隐瞒证据,因为证据最终会被暴露;

三、不要害怕思考,因为思考总能让人有所补益;

四、有人与你意见相左时,应该用争论去说服他们,而不是用权威去征服,因为靠权威取得的胜利是虚幻而自欺欺人的;

五、不用盲目地崇拜任何权威,因为你总能找到相反的权威;

六、不要用权力去压制你认为有害的意见,因为如果你采取压制,其实只说明你自己受到了这些意见的压制;

七、不要为自己持独特看法而感到害怕,因为我们现在所接受的常识都曾是独特看法;

八、与其被动地同意别人的看法,不如理智地表示反对,因为如果你信自己的智慧,那么你的异议正表明了更多的赞同;

九、即使真相并不令人愉快,也一定要做到诚实,因为掩盖真相往往要费更大力气;

十、不要嫉妒那些在蠢人的天堂里享受幸福的人,因为只有蠢人才以为那是幸福。

伯特兰德.罗素
中文翻译转载自:肖伟光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