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自由的公共空间,创意的万花筒 —— 2008中文网志(广州)年会随笔

把自己的思维限制在当前,坐井观天的话,只能做一个随波逐流的庸人,当然,我不想做一个平庸的人。在生活的某些内心安静的时刻,我常常开始尝试去思考想像一些在现在看起来无法实现、但在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每次的中文网志年会我都会有新的收获,这次第四届广州年会也不例外,这是第四次参加网志年会了。

如果说人的大脑是个万花筒,那么万花筒中的碎片越多,可能产生的新的组合也就越多。万花筒的容量是有限的,而人大脑的容量是无限的,如果希望让大脑不断地产生出新的创意和新的组合,那就需要不断在大脑中加入新的元素和碎片。中文网志年会就是这样一个“万花筒”,而所有参加年会的海内外博客,都是这个万花筒中的一个碎片,一个可能产生新组合的创意元素,一个大脑的神经网络链接。400个博客就是400个碎片,而400个碎片在万花筒中可能产生多少种组合呢?1亿博客的思想碎片可能产生多少组合呢?

太多了!多的数不清!

创造力来源于自由开放、兼容并蓄、无拘束的思考和想象,自由开放的公共空间则是激发创意的工厂,这次年会上,欧宁关于互联网的出现拓展了音乐和声像空间的演讲让我意识到一个“公共空间”的重要性。自由开放的“公共空间”是创造力素材和灵感的来源(而互联网创造了一个公共空间),这个空间就是万花筒,就是社会(公共空间),就是国家(公共空间)。

当政治对这个“公共空间”进行粗暴干涉,严格限制的时候,这个国家势必真理真相被掩盖,迷信谎言盛行、民众思想压抑沉闷、没有生机和活力,发展成了妄想。

胡锦涛“科学的发展观”,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在我看来,“科学的发展观”一定要解除政治对“公共空间”的限制,因为“被政治束缚的公共空间”束缚了人的思想和灵魂,除了能够把国民塑造成顺从听话、没有独立思想、不能自由思想的奴仆之外,谈不上创造力,也没有创造力。

解放思想,就是让思想获得自由,不去束缚人思想的权利,不去束缚人思考交流的公共空间,把人的思想从政治桎梏中放出来,把不同思想的人从监狱中放出来;放弃对自由思想者身体的控制,放弃对自由思想者灵魂的控制。

自由的身体,自由的灵魂,自由的思想,在自由的公共空间,各种不同的思想才可能自由链接,产生各种前所未有的新发明新组合。

(年会的体验很多,来不及思考和整理,未完成待续)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几年不写博客,我必须得说点话,否则我不但没有方向,也会憋死的。对于思想,只有在文字表达的过程中,我才能找到自由的感觉,我已经几年没有这种自由的感觉了。
有了女儿做了父亲后,我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温和柔软了许多,有了更多的耐心,对身边的世界也有了新的认识和体验。我的愤怒慢慢没了,也没有什么仇恨。我很难去仇恨一个人,即使那年曾经拘留过我、把我当作敌对势力的警察,或是这些年伤害过我或者家人的人,我不会去仇恨他们。我知道,仇恨会蒙蔽人的双眼,束缚人的心灵。
近十年虽然我写过一些充满愤怒、悲观和绝望的博客文字,但在现实生活中,我自认为是一个待人友善,乐于助人,乐观开朗的人。
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曾经是一个愤怒青年,热衷于历史真相、社会弱势群体的命运,热衷于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公民权利,虽然现在我依然会关注这些话题,但已经不再愤怒了。因为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完美,也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走到一个理想的状态,但是,他以及我不喜欢的这个政党还是在一点一点的发生变化。虽然我真的不喜欢它,但也不会把它当成是势不两立的敌人。我有亲人朋友也是共产党,我难道要把他们当成敌人对待吗?
我的眼中只有人,他什么党什么宗教,我觉得都不重要。
这些年,在微博及推特上发现一些来历不明、身份不明的所谓的“民主斗士”,对他们煽动革命或者街头运动的行为我一直很警惕,也许是因为我说的太多了,自己稀里糊涂的被拿上权力博弈的祭坛成为狗屁的“革命发起人”,还失去了自由。
我讨厌那些搞政治阴谋骗人的家伙,他们煽动那些有正义感的热血的普通人去做权力斗争的牺牲品,煽动他们用激烈的方式与国家机器对抗,自己却总是没事。
即使这个国家或这个政党狗屁不如,对话和改变依然是世界发展的潮流。我不需要那种“打倒×××”或者“推翻×××”的口号或是革命,因为我们不可能用×××的暴力方式去革×××的命,然后指望会出现一个更好的社会。这个狗屁不如的政党在变化,这个社会在变化,这个国家在变化。
如果身体失去自由,谈民主、自由、人权和理想是勇敢而奢侈的,但也是极端和对自己及家庭不负责任的,一个有英雄的家庭多是悲剧。
只要思想、心灵、身体是自由的,一定有其他比暴力对抗和流血革命更好的方式改变生活和世界。

我想,我能做的,是正视这个国家、这个政府、这个政党和这个时代的局限性,改变自己,赶上这个时代的变化,而非把自己与社会孤立或边缘化,在这个不怎么自由…

六年了

六年了,不想说话。 最近状态不对,夜里睡不着,闭上眼就有手握棒球棍把屋子砸个稀巴烂的场面。茉莉花事件已经过去6年了,一直到2014女儿出生,PTSD有所改善,今年还是有反应,精神上的压抑和痛楚还是有后遗症。对无罪的人施加国家暴力,限制自由,不是扬善除恶,不是社会公义,而是对肉体和精神的虐待,是不平。 心中有不平,因为这件事,间接的毁了我的生活,让我的生活失去自由、平衡和尊严。我不会去恨谁,也不会去恨这个国家,更不会去报复或是用极端的方式面对社会。 记录今天的感受,是想自由的有尊严的活着。

中文网志(北京)年会——公民媒体的话题

很久不演讲,难得上台,大脑突然一片空白,发言有些紧张和激动,那被压抑的愤怒让我的发言就像呐喊,11月3号下午的发言,话题衍生的太宽,还带着情绪,忽视了主持人瑞贝卡和其他嘉宾和台下的朋友的感受,在此向各位朋友道歉~我想表达的主题有以下几个:◇如果主流媒体代表的是“党的喉舌”,“政治家的声音”,或是“官员的利益”,或是“资本股东的利益”,那么代表“公民利益”的声音在哪里?◇不管称blog是博客,网志还是部落格,它们都是网络出版的工具,都属于网络出版的方式。◇只是把blog称为为博客,网志,部落格,这个话题越来越狭窄,已经将要走进死胡同了,blog的话题,越来越多的开始延伸到“网络出版媒体”的范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运用这个网络媒体发出“个人的声音”,“民间”的声音,“公民”的声音,“草根”的声音。◇如果我们把blog理解为一个网络出版媒体,个人blog就成了“一个人的报纸”,群体blog就成了“网络杂志”了,我个人的观点,未来1-2年会有更多的类似于“民间,牛博网,1510,草莓周刊,爱枣报,香港独立媒体,中文独立媒体,壹报”的多元化,富有个性和定位不同的网络出版杂志出现,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权利,最先可能通过网络出版的形式实现。相对于纸质媒体而言,网络出版和传播的成本谁最低的,在中国这样媒体被“政党政治家绑架和垄断”的媒体环境中,Blog,可能产生和欧洲印刷术出现后引发的“宗教改革”类似的“文艺复兴”。言论和出版自由产生的力量,将会极大的释放被抑制的人性,思想和灵魂,而丰富的个性和千万种不同的多元化思维链接,才可能激发一个国家的创造力,因为自由的思想和独立的精神是创造力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