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美国人如何建立保护公民权利的四道防护网

美国人如何建立保护公民权利的四道防护网
----美国人如何限制立法者的权力

侯登华

1787年费城会议上起草的《美利坚合众国宪法》是世界上第一部成文宪法。自从1789年3月4日该宪法生效后,200多年来不但从未修改过一个字,而且为世界各国纷纷效尤,成为许多国家立宪的参照体。但实际上在联邦宪法批准之际,曾因没有把《独立宣言》中所肯定的公民的基本权利包括在内而倍受指责。于是,1789年4月当第一届美国国会开始运转后,制定有关公民基本权利和自由权利条款就成了它的首要议题。经过激烈辩论,1789年9月25日美国国会最终通过“修正案”(Amendments)的方式,把 10条有关公民基本权利和自由的权利法案补入联邦宪法,即后来的《权利法案》。

在《权利法案》中,最重要的是第一条修正案,该条款开宗明义地规定:“联邦议会不得立法建立宗教,不得立法禁止宗教活动自由;不得立法剥夺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不得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向政府请愿、表达不满、要求申冤的权利。”该条款明确规定,美国公民的基本权利无论如何必须得到保障,政府和国会不能蚕食、侵犯、剥夺公民的这些权利。此即著名的《不得立法条款》,该条款被称作是美国宪法和宪法修正案的灵魂,数百年来成为美国人民自由价值观的根本保证。

美国建国之初,虽然绝大多数美国人不过是生活在蛮荒大陆上的乡巴佬,但在根本问题上在这些乡巴佬们却看得很清楚: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哪怕这一权力来自人民群众,或者掌握在正人君子手里,只有法治和宪政才是国家长治久安的保障。

因此面对可能出现的权力滥用,虽然美国人已经设计了精密的防火网:国家权力一方面被纵向地分解为联邦的权力和各州的权力(其实是独立的各邦将自己的权力部分让渡给联邦),另一方面,又被横向地分解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部分。其中,立法权属于美国国会(这是美国宪法第1条的内容),行政权属于美国总统(这是美国宪法第2条的内容),司法权属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及国会不时规定和设立的下级法院(这是美国宪法第3条的内容),而立法权又分属参众两院。只有参众两院分别通过,法案才能成立。而且,总统对通过的法案有否决权,最高法院也可以通过司法审查而
认定其“违宪”。由实行终身制的大法官组成的最高法院虽然有裁决权,但大法官要由总统任命、参议院同意。总统虽然可以否决国会通过的法案,但这一否决又可以由国会以2/3的票数再否决。国会、总统、法院三道防护网,该设计处处体现出了权力的制约和限制,设计精巧可谓良苦用心。

但即便如此,美国人仍不放心,依然强烈要求在联邦宪法的修正案---权利法案中规定了“不得立法条款”,该条款意味着即便法案经参众两院分别通过、总统也不否决、最高法院也不判其“违宪”,但如果该法案侵犯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那么该法案就是非法的。实际上《权利法案》为防官如防贼、防权如防火、防权力的滥用如防洪的美国人民,架起了最后一道也即第四道防护网。

那么,美国人对此问题是否过于担心了呢?

答案是否定的,《权利法案》所保障的是一个个鲜活的、具体的个体的权利,即“公民的权利”,而不是抽象的、整体意义上的“人民的权利”。尽管人民是公民的集合体,但人民的权利并不等于公民的权利。如果不受限制,那么作为“人民代表”的立法机关,完全有可能以人民的名义侵犯和剥夺公民个人的权利。并且在美国人看来,个人权利比所谓“国家利益”和“政府权力”更重要。因为国家是由人民组成的,而人民则是由一个个具体的公民个人组成的。没有公民个人,就没有人民这个集体,再谈人民这个概念也就没有任何意义, 进而也就没有人民授权的国会和政府。而且,人们之所以要建立政府,正是为了保障每个个人的这样或者那样的权利。如果通过人民意愿建立起的政府,不能保障公民个人的权利,甚至侵犯公民个人的权利,那么建立政府也就没有意义了。

正如极力鼓吹公民权利并亲自起草法案,被称作“权利法案之父”的乔治·梅森所言:如果宪法不能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我们就宁愿不要宪法,也不要什么劳什子的美利坚合众国了。

写到此处,我们不妨对中国人和美国人作一番有趣的比较。说到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有人认为,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异最深,因为他们来自不同的星球,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但实际上,虽然中国人和美国人同处一个地球,但他们之间是差异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他们拥有完全不同的人生观和处世哲学。例如,在自己的财产、人身权利受到强权侵犯的时候,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思路就截然不同。多数中国人希望出现一位更强的、“青天大老爷”式的人物来主持正义,希望这些人具有天生的正义感、道德感,愿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 务”,因此,有了冤屈到处上告、长年上访。而多数美国人则认为,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专门为他人谋福利,以无私奉献为业的人。最能保护自己利益的,只能是你自己,而不是别人。

也许正是中国人和美国人之间存在的这种巨大差异导致两国在许多方面的截然不同,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追求安宁、幸福、进步和发展是世界上所有民族的共同心声。正如美国宪法以及作为宪法修正案的《权利法案》的出台,反映了是人类目睹和经历了中世纪欧洲专制统治的黑暗、残暴,在无数无辜的人、弱小的人被残酷迫害,付出了惨痛的鲜血的代价之后,西方世界彻底顿悟和反省。同样,中华民族在寻找富国强民的征途上历经坎坷、浩劫,饱受苦痛,今天,通过数十年的改革开放,我们取得了公认的、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我们应当,也必须认识到: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限制政府滥用权力才是国家的长治久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根本保障。

转载自:北京科技大学副教授 候登华先生的博客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几年不写博客,我必须得说点话,否则我不但没有方向,也会憋死的。对于思想,只有在文字表达的过程中,我才能找到自由的感觉,我已经几年没有这种自由的感觉了。
有了女儿做了父亲后,我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温和柔软了许多,有了更多的耐心,对身边的世界也有了新的认识和体验。我的愤怒慢慢没了,也没有什么仇恨。我很难去仇恨一个人,即使那年曾经拘留过我、把我当作敌对势力的警察,或是这些年伤害过我或者家人的人,我不会去仇恨他们。我知道,仇恨会蒙蔽人的双眼,束缚人的心灵。
近十年虽然我写过一些充满愤怒、悲观和绝望的博客文字,但在现实生活中,我自认为是一个待人友善,乐于助人,乐观开朗的人。
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曾经是一个愤怒青年,热衷于历史真相、社会弱势群体的命运,热衷于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公民权利,虽然现在我依然会关注这些话题,但已经不再愤怒了。因为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完美,也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走到一个理想的状态,但是,他以及我不喜欢的这个政党还是在一点一点的发生变化。虽然我真的不喜欢它,但也不会把它当成是势不两立的敌人。我有亲人朋友也是共产党,我难道要把他们当成敌人对待吗?
我的眼中只有人,他什么党什么宗教,我觉得都不重要。
这些年,在微博及推特上发现一些来历不明、身份不明的所谓的“民主斗士”,对他们煽动革命或者街头运动的行为我一直很警惕,也许是因为我说的太多了,自己稀里糊涂的被拿上权力博弈的祭坛成为狗屁的“革命发起人”,还失去了自由。
我讨厌那些搞政治阴谋骗人的家伙,他们煽动那些有正义感的热血的普通人去做权力斗争的牺牲品,煽动他们用激烈的方式与国家机器对抗,自己却总是没事。
即使这个国家或这个政党狗屁不如,对话和改变依然是世界发展的潮流。我不需要那种“打倒×××”或者“推翻×××”的口号或是革命,因为我们不可能用×××的暴力方式去革×××的命,然后指望会出现一个更好的社会。这个狗屁不如的政党在变化,这个社会在变化,这个国家在变化。
如果身体失去自由,谈民主、自由、人权和理想是勇敢而奢侈的,但也是极端和对自己及家庭不负责任的,一个有英雄的家庭多是悲剧。
只要思想、心灵、身体是自由的,一定有其他比暴力对抗和流血革命更好的方式改变生活和世界。

我想,我能做的,是正视这个国家、这个政府、这个政党和这个时代的局限性,改变自己,赶上这个时代的变化,而非把自己与社会孤立或边缘化,在这个不怎么自由…

六年了

六年了,不想说话。 最近状态不对,夜里睡不着,闭上眼就有手握棒球棍把屋子砸个稀巴烂的场面。茉莉花事件已经过去6年了,一直到2014女儿出生,PTSD有所改善,今年还是有反应,精神上的压抑和痛楚还是有后遗症。对无罪的人施加国家暴力,限制自由,不是扬善除恶,不是社会公义,而是对肉体和精神的虐待,是不平。 心中有不平,因为这件事,间接的毁了我的生活,让我的生活失去自由、平衡和尊严。我不会去恨谁,也不会去恨这个国家,更不会去报复或是用极端的方式面对社会。 记录今天的感受,是想自由的有尊严的活着。

《中国猛博》导游图

Technorati 标签: 《中国猛博》后记导游图博客——无权者的武器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 ◇草根博客 ◇维权律师、法学专家 ◇媒体记者、新闻界人士◇著名学者 ◇艺术家 ◇民间公民维权者 ◇老外桥梁博客 ◇博客群 ◇互联网专业人士
............................................ 草根博客
他们没有资源,没有权势,凭着一腔血在众多博客中脱颖而出。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博客。

周曙光: 特立独行的网络行为艺术博客,娱乐的姿态玩弄僵硬的政治,当局眼中最难缠的博客钉子户 
http://zuola.com
http://zuo.la/
胡戈:坚持用自己的方式解构名流。 
http://blog.sina.com.cn/huge
http://www.hugedv.com/
时昭:中国最早的博客之一,台湾部落格称他是“中国大陆中文维基百科的鼻祖型人物” 
半亩闲塘话 
http://shizhao.org
http://talk.blogbus.com
唐小昭:在红色恐怖下,接受外媒采访的最年轻的女性《零八宪章》签署者 
波斯小昭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bosixiaozhao/
http://www.de-sci.org/blogs/bosixiaozhao
http://blog.sina.com.cn/shengnvxiaozhao
郭大虾:一个经历信仰崩溃的知青后代,对社会、政治、文化和历史的观察、思考和怒吼 
牛眼看世界 
http://daxa.cn
http://guoweidong.blogspot.com
http://daxa.bullogger.com废话一筐:http://blog.ifeng.com/1866183.html小铁锤子:为胡佳曾金燕的孩子胡谦慈送奶粉的的博客 
http://dongde.com
阮一峰:尝试从翻译中找到思路空缺,用专业性阐述道理,思考慎密的博客 
http://www.ruanyifeng.com/blog/
王佩: 清晰入理的好学者 
博客名:白板报 
http://www.baibanbao.net/
陈二:热血的网络媒体编辑,真实自我的思想历程,京城黑监狱目击者 
博客名:双叶 
http://d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