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思想禁区

思想应该有禁区吗?思想应该给自己设限吗?
去年在1984BBS大讲堂第六期上向艾未未提问时,我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1.您对个人自由的边界、思想的边界和禁区的理解;
2.个人在这个国家、这个时代、表达生命、自由、个人责任、权利、社会关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
艾未未回答:
1.在谈到个人意识和思想时,是不存在禁区和边界的;
2.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局限性就是可能性。
我无意用肉麻的言语去赞美艾未未,但他简洁的文字为我揭开了那个困惑。
在今天的**之国,有太多“被设定”的思想禁区和边界,行动上也有太多的局限性。
我所关注的是:
无论是思想或是行动,突破禁区、突破局限,可能获得的自由和可能性。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几年不写博客,我必须得说点话,否则我不但没有方向,也会憋死的。对于思想,只有在文字表达的过程中,我才能找到自由的感觉,我已经几年没有这种自由的感觉了。
有了女儿做了父亲后,我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温和柔软了许多,有了更多的耐心,对身边的世界也有了新的认识和体验。我的愤怒慢慢没了,也没有什么仇恨。我很难去仇恨一个人,即使那年曾经拘留过我、把我当作敌对势力的警察,或是这些年伤害过我或者家人的人,我不会去仇恨他们。我知道,仇恨会蒙蔽人的双眼,束缚人的心灵。
近十年虽然我写过一些充满愤怒、悲观和绝望的博客文字,但在现实生活中,我自认为是一个待人友善,乐于助人,乐观开朗的人。
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曾经是一个愤怒青年,热衷于历史真相、社会弱势群体的命运,热衷于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公民权利,虽然现在我依然会关注这些话题,但已经不再愤怒了。因为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完美,也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走到一个理想的状态,但是,他以及我不喜欢的这个政党还是在一点一点的发生变化。虽然我真的不喜欢它,但也不会把它当成是势不两立的敌人。我有亲人朋友也是共产党,我难道要把他们当成敌人对待吗?
我的眼中只有人,他什么党什么宗教,我觉得都不重要。
这些年,在微博及推特上发现一些来历不明、身份不明的所谓的“民主斗士”,对他们煽动革命或者街头运动的行为我一直很警惕,也许是因为我说的太多了,自己稀里糊涂的被拿上权力博弈的祭坛成为狗屁的“革命发起人”,还失去了自由。
我讨厌那些搞政治阴谋骗人的家伙,他们煽动那些有正义感的热血的普通人去做权力斗争的牺牲品,煽动他们用激烈的方式与国家机器对抗,自己却总是没事。
即使这个国家或这个政党狗屁不如,对话和改变依然是世界发展的潮流。我不需要那种“打倒×××”或者“推翻×××”的口号或是革命,因为我们不可能用×××的暴力方式去革×××的命,然后指望会出现一个更好的社会。这个狗屁不如的政党在变化,这个社会在变化,这个国家在变化。
如果身体失去自由,谈民主、自由、人权和理想是勇敢而奢侈的,但也是极端和对自己及家庭不负责任的,一个有英雄的家庭多是悲剧。
只要思想、心灵、身体是自由的,一定有其他比暴力对抗和流血革命更好的方式改变生活和世界。

我想,我能做的,是正视这个国家、这个政府、这个政党和这个时代的局限性,改变自己,赶上这个时代的变化,而非把自己与社会孤立或边缘化,在这个不怎么自由…

中文网志(北京)年会——公民媒体的话题

很久不演讲,难得上台,大脑突然一片空白,发言有些紧张和激动,那被压抑的愤怒让我的发言就像呐喊,11月3号下午的发言,话题衍生的太宽,还带着情绪,忽视了主持人瑞贝卡和其他嘉宾和台下的朋友的感受,在此向各位朋友道歉~我想表达的主题有以下几个:◇如果主流媒体代表的是“党的喉舌”,“政治家的声音”,或是“官员的利益”,或是“资本股东的利益”,那么代表“公民利益”的声音在哪里?◇不管称blog是博客,网志还是部落格,它们都是网络出版的工具,都属于网络出版的方式。◇只是把blog称为为博客,网志,部落格,这个话题越来越狭窄,已经将要走进死胡同了,blog的话题,越来越多的开始延伸到“网络出版媒体”的范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运用这个网络媒体发出“个人的声音”,“民间”的声音,“公民”的声音,“草根”的声音。◇如果我们把blog理解为一个网络出版媒体,个人blog就成了“一个人的报纸”,群体blog就成了“网络杂志”了,我个人的观点,未来1-2年会有更多的类似于“民间,牛博网,1510,草莓周刊,爱枣报,香港独立媒体,中文独立媒体,壹报”的多元化,富有个性和定位不同的网络出版杂志出现,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权利,最先可能通过网络出版的形式实现。相对于纸质媒体而言,网络出版和传播的成本谁最低的,在中国这样媒体被“政党政治家绑架和垄断”的媒体环境中,Blog,可能产生和欧洲印刷术出现后引发的“宗教改革”类似的“文艺复兴”。言论和出版自由产生的力量,将会极大的释放被抑制的人性,思想和灵魂,而丰富的个性和千万种不同的多元化思维链接,才可能激发一个国家的创造力,因为自由的思想和独立的精神是创造力的根源。

六年了

六年了,不想说话。 最近状态不对,夜里睡不着,闭上眼就有手握棒球棍把屋子砸个稀巴烂的场面。茉莉花事件已经过去6年了,一直到2014女儿出生,PTSD有所改善,今年还是有反应,精神上的压抑和痛楚还是有后遗症。对无罪的人施加国家暴力,限制自由,不是扬善除恶,不是社会公义,而是对肉体和精神的虐待,是不平。 心中有不平,因为这件事,间接的毁了我的生活,让我的生活失去自由、平衡和尊严。我不会去恨谁,也不会去恨这个国家,更不会去报复或是用极端的方式面对社会。 记录今天的感受,是想自由的有尊严的活着。